各界人士热议城市交通拥堵收费

近日一条消息引起轰动:为了有效治理交通拥堵,国内一些大城市今年很可能会收取交通拥堵费。

征收拥堵费真的能成为医治交通“肠梗阻”的重要良策吗?对此,业内有关业内专家及消费者,就有关征收城市交通拥堵费问题各抒己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大城市:剑指交通拥堵费

近日有媒体报道,深圳拥堵费征收方案已制定完成,即将向市民公开方案,听取意见;而由上海市发改委主持的“以收取拥堵费替代目前私车牌照拍卖制度”的课题也已经完成,将上报给市政府高层研究审批。另外,北京、杭州、南京等城市政府也曾表示有意收取拥堵费。

据了解,目前深圳计划借鉴新加坡治堵经验。去年1月,上海上海市有关负责人表示,上海市“十二五”期间在交通方面将进一步完善机动车总量控制制度,探索征收拥堵费、平衡停车费等政策手段。去年上半年,有媒体称,北京交通拥堵收费已进入技术准备阶段。北京市交通委表示,交通拥堵收费管理系统前期研究已纳入今年第一批6项智能交通示范重大需求,将邀请中关村相关企业和科研单位参与研发。目前交通拥堵收费仅仅停留在技术准备阶段,采取何种形式收取、何时开始收取,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时间表。

 

百姓:质疑声一片

政府治堵剑指拥堵费,而百姓反对声一片。一项网络调查显示,多数网友对征收拥堵费表示质疑。截至213日下午,调查发现,反对票9263人,占投票总数的82.85%,反对呼声达到了8成。

朱女士(广州市民)我们现在交着养路费、车辆购置税等费用不就是用来改善交通状况的吗?为什么再缴纳一笔拥堵费?不要让市民为城市中心的规划不合理造成的拥堵“买单”了!如果交了拥堵费,中心地带还是拥堵,政府会不会赔钱呢?

王斌(北京车主)收“拥堵费”治堵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。管理者还需开动脑筋,在成本不转嫁给车主的情况下治堵、缓堵。

小马过河(网友)提高车辆在交通拥挤区域的行驶成本只会影响私家车主的决策,却不会影响公车的使用。最终的结果可能是,民众大量减少私家车的使用,却将道路资源让给了公车,从而导致更大的不公。

 

专家:切忌匆忙行事

赵杰(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交通研究所所长)收取拥堵费是一种很极端的手段,我们现在的交通管理模式还很粗糙,其实还有很多更为正面和柔性的手段可以使用。韩国政府为了鼓励民众减少使用私家车,如果市民一个月或者一个星期少开一天,那么油费和养路费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优惠和减免,进行正面引导。交通管理需要综合性手段,单一手段很难达到预期目的。所谓综合性手段,包括在中心区外围建立发达的公共交通换乘系统,提高静态停车设施的价格等。

贾新光(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常务理事、汽车行业资深评论员)目前北京、上海、武汉、广州等地都采取不同方式的限制用车出行的方法。效果并不显著,而且带来的矛盾很大,不让进城,不让用车,带来的矛盾就是出租、公交运营紧张。一个政策实施之前要多方全面考虑,实行收费不仅仅要考虑政策实施的代价和成本,更重要的是民众的情绪。油涨价、停车费、过桥费、包括外地进省费,对缓解交通效果微不足道。新加坡国土小,他的道路已经到达无法再扩充的地步了,才出的最后一张牌。英国是为了保护旧城古迹才实施这项政策。我们的大城市收交通拥堵费的目的是什么?

段里仁(长安大学教授、博导、北京市交管局原副局长)从单一的技术角度来看,开通交通拥堵费的技术难度并不大,只需在现有的道路收费系统和监测系统基础上进行技术改造即可。尽管收取拥堵费技术上可行,但很多问题不是技术手段就能解决的。因为启动收取拥堵费的程序比较复杂,要经历相当长时间的调研。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,一些国家开始研究、调查征收拥堵费,对收费方式、技术手段、收费范围和收费人群等问题进行了长期分析。这个过程至少需要几年时间,有些甚至持续10年以上。

王丽梅(中国道路运输协会秘书长)收取拥堵费是一项复杂工程,除了必要的设备设施条件外,还需对车流状况、开征区域等问题进行详尽研究,决不能进行简单化处理。对交通拥堵收费系统进行前期研究,这只是先期研究工作中的小部分内容,目前,我们远未达到开征拥堵费的条件。

苏晖(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北京分会会长)2003年伦敦中心区开始收拥堵费,一度让伦敦市区交通流量下降20%。但是伦敦用于拥堵费行政管理的支出上升到1.6亿英镑,而用于巴士和交通流量改进的资金不足1000万镑,受到公众批评。收取交通拥堵费是政府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。3年之间变成世界第一汽车大市场,这只有中国能做到。城市道路建设永远追不上汽车市场发展速度,外国的经验可以借鉴,但不能效仿照搬。

颜景辉(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副总经理)治堵有多种方式,收取拥堵费只是治堵政策之一,造成拥堵的原因也是方方面面的。北京拥堵是因为其汽车保有量大,已经达到500万辆。而且北京的道路状况不是很好。另外,北京千人保有量是260辆。东京保有量为700800辆,看似比北京高,但是北京的私车开动率太高。发达国家私车开动率只有48%,而我们是70%~80%。所以,我们的用车观念要变,宣传引导用车、出行观念最重要。希望政策出台一个新政应该更细致一些,不要粗线条。

采访中,有专家表示,城市交通拥堵收费可能性非常大,预计在一季度后,或年内会有城市将陆续实施。